星雨·A·Zeppeli

【秦白】狙击手(中)

秦牧云×白言飞

………………………………………………………………

这不是华丽的攻击

这是一种最冷静的反击

也许我还需要学习

学习思考怎么走下一步

——《狙击手》Tank

5.

霸图第九赛季名单确定下来时,白言飞心情极度复杂。

说兴奋绝对有的,能和那么多大神并肩作战不是人人都有的机会,但是相对而言压力也大太多了,总有一种自己是拖后腿的感觉。

白言飞睡不着,在铁架床上滚来滚去,摇得床咯吱咯吱响,像是要散架。

“……白言飞,你能不能消停点,睡不着就去肝崩三。”

秦牧云半个头从上铺边上探下来,眼睛都没睁开,头发乱得像个鸟窝。

“活动肝完了,长草。”

“那你抽十连,深夜玄学,不出货你打我。”秦牧云说完头又缩回去了,紧接着一阵布料被抻直的声音,约摸是拿被子蒙住头了。

“你说的,不出货我也不打你,你赔我一单啊!”

上铺的人没有回话,床又咯吱响了一声,翻了个身继续睡。

白言飞听没吱声了,直接默认秦牧云答应,果然去买了十张补给卡,搓着手闭眼念念有词了一会儿,抽卡。

粉光一闪,月光骑士。

白言飞一怔,然后狂喜,抬起腿顶了顶上铺的床板:“我出货了!”

“哦,出货了,那赶紧睡。”秦牧云隔着被子说,“出货的喜悦足以洗干净你那不知所谓的紧张了吧。”

“我靠,你还看得出我紧张啊。”白言飞一个鲤鱼打挺从床板上弹起来,拉着上铺栏杆探出头,拽了拽被子团,“陪我说会儿话,真睡不着。”

“……你想说什么。”秦牧云把被子掀开露出了脑袋。

“你今天跟张佳乐前辈打,感觉怎么样?”

秦牧云回想了一下下午跟张佳乐打的那场,眼睛就隐隐作痛。

“……眼花。幸好现在是队友。”

张佳乐的百花式掩护打法对秦牧云克制得厉害。原狙击手担当的秦牧云即使转了游戏依旧保留了狙击为主的风格,像张佳乐这样打出来效果很炫的,远距离根本没法瞄准,完全逼秦牧云打近战。

毕竟是显卡杀手张佳乐。

“神枪要近战只能是枪体术了,你肯定还没练过。”

白言飞说着想爬上上铺,被秦牧云一脚踹了下去。

“你给我下去躺着,一样能聊。”秦牧云说,“两个人挤一张床,热。”

霸图对空调使用管制很严,这会儿还没到开空调的时候,只有一把可怜的风扇在嗡嗡作响。

白言飞悻悻地缩了回去,心里暗骂秦牧云不会读空气,然后继续找话题聊。

“你很追求负重极限啊。带那么多装备很影响速度的。”

“没办法,一个武器只能打一个技能。”

“不用弹药专家的技能你会死?”

“还别说,真的会。”

秦牧云盯着墙面,一只白蚁爬过来,在蚊帐外扑腾扑腾地飞。小时候家里每逢下雨就会有白蚁在飞,那时候他最喜欢把白蚁的翅膀拔了,看它们歪歪扭扭地爬。

现在秦牧云莫名地觉得自己像那只白蚁。

最常用的技能受到限制,无法适应,如白言飞所说,跳槽选手通病。

“有烟么。”秦牧云翻身坐起,“给我一根。”

“你会抽烟?”白言飞嘴上质疑了一下,却是起身翻起了床头边上外套的口袋,翻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很贴心地连着打火机烟灰缸一起递向上铺。

“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来一根。”

秦牧云说的偶尔抽烟果然是偶尔抽烟,才抽一口就呛的咳了出来。明明咳得眼泪都出来了,偏偏还死撑着,咳得缓了又吸一口,继续咳。

“行了,不会抽就别乱来。”白言飞这次是直接爬上上铺了,一把抢过秦牧云刚点燃的烟,直接按灭。

“是你这烟味儿太重。”秦牧云辩驳。

“……你以前抽的女士烟?”

“嗯,是啊。”

白言飞无语了一会儿,低头看了看手机,一点三十,往窗外看了看,一片黑黢黢的,就剩对面大爷的店还亮着,不过看铺的是大爷的儿子。

“这下都睡不着了。”秦牧云擦掉刚刚咳出来的眼泪,“上游戏?”

“别吧,现在上荣耀我压力大,得缓缓。”

秦牧云默然,其实他也是,对自己的定位产生了些许怀疑。只不过他比白言飞好上一点,心态稳定很多,就剩他跟白言飞两个人时被点出来,才有点波动。

“那打cs?”秦牧云继续提议。

“滚!”

“好吧开玩笑的。”秦牧云从枕头下抽出手机,开机,“填字游戏,一起来?”

“……这个可以。”白言飞靠了过来,跟秦牧云并排靠墙坐着,“开,一起。”

6.

白言飞是被热醒的。

踢开被子,习惯性地去摸手机,结果摸着手感不对。

嗯?

白言飞坐起,往旁边一看,秦牧云倒在旁边还睡着,衣服撩起半截,整个腹部都露在外面,轻微的呼吸声很有节奏。

特么的他刚刚手直接摸秦牧云肚子上了。

白言飞这才想起几小时前这两人还在上铺玩填字游戏,看这情况应该是都玩着玩着就睡着了,再看看墙边,果然秦牧云的手机还没关机。

按开解锁,界面是填字游戏没错,不过有好几个都是填的乱码,完全不知道想说什么,一看就是睡迷糊了时候填的。

完了俩大男人挤一张1.2×1.8的小床挤了一晚?

白言飞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无比精彩,一边默念我是直的我是直的一边开始往床下爬,爬的时候没忍住往秦牧云脸上看了一眼。

这人还长得还挺好看的,眉清目秀。

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秦牧云翻了个身,一只脚刚好踹到白言飞的胸前。

卧槽!

白言飞一边在心里大骂一边手忙脚乱地抓死了扶梯,这才没被踹到摔地上,站稳之后白言飞很迅速地爬了下来,躺回自己床上。

这会儿才五点半多,霸图开始训练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食堂开门的时间是六点。夏天Q市天亮得早,中高纬度地区增加了地面和阳光接触的时间,顺带也增加了广场舞大妈的活动时间,隔着几条街白言飞都能听到广场上高音喇叭嚎着“我们穷开心呐”。

白言飞是那种有点动静就睡不着的人,这也是在秦牧云来之前他一直单间的理由。听着窗外的声音白言飞就知道自己肯定躺不回去了,爬起来开机,接上游戏手柄,拿出自己不怎么用的霜冻之蓝,盖住了耳朵。

西伯利亚系列是装逼用的,游戏内音效其实一般。但是白言飞特别喜欢拉风的造型,没人的时候就拿出来自high。

“一无所有开局,职业无用之人。”还在床上躺着的秦牧云突然支起脑袋,睡眼惺忪,扫了一眼屏幕说。

“我擦你居然醒了,刚刚故意踹我的?”

“没,你翻耳机的时候吵醒的。”说完秦牧云又躺了下去,双眼一闭继续装死。

白言飞对秦牧云的话没有一点怀疑,选职业和初始装备时没有丝毫犹豫就选了一无所有。直到吃早饭时,秦牧云在饭堂见到双眼通红的白言飞,被吓了一跳。

白言飞也看到了秦牧云,红着眼不要命地扑了上来,揪着秦牧云的衣领就开始嚎:“你小子坑人有能耐啊,报复我吵醒你也不是这样的吧。”

“你真用一无所有开局了?”

“你说的,亏我那么相信你。”白言飞放下手,骂骂咧咧,“我还以为后面会有什么奖励呢,拼死拼活磨过去毛都没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秦牧云很没良心地放声大笑,在白言飞杀人的目光中好不容易停了下来,忍住笑说:“你居然没去查查攻略。”

“我是相信你!队友爱呢!”

“不存在的。”秦牧云回答,把手上的纸袋递了过去。

“这什么?”白言飞接过去,问。

“火烧,刚出去跑步的时候看到有卖就买了。”秦牧云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白言飞的餐盘,就一碗白粥一小碟榨菜,“周二的食堂我记得你不怎么吃。”

霸图周二早餐甜系多,白言飞个咸系只能啃榨菜。平时还好,昨晚两个人都是没怎么睡的,早上爬起来秦牧云感受到腹部的抗议之后就想到白言飞估计要饿一上午了,很好心地给他带了一份早餐。

白言飞的肚子确实是空的,要填满怕是要吃好几包榨菜才够。这会儿终于有了救济粮,立刻风卷残云一阵狂啃,吃相宛如从非洲难民营走出来的。

“看起来心情好很多啊?”秦牧云撕开另一个纸袋开始吃,看到白言飞地吃相忍不住说,“听说很多人大彻大悟之后都突然特别能吃。”

“滚,你吃力不讨好被打两小时试试。”

“我想过了。”秦牧云说,“我决定还是走狙击路线。”

“啥?”白言飞咽下最后一口肉,抬头,“你准备怎么搞?”

“蓝雨的风格,我觉得我可以学一下。”

听到秦牧云把话带回到荣耀上,白言飞也认真了,推开餐盘,问:“机会主义?”

“不是,我是说一人游离在整体之外的体系。”秦牧云摇头否认,“以我们队现在的阵容,正面肛四拖五没问题的,我的风格也不适合混在队伍中间正面打。”

“你有确切思路了?”

“只能说大致有个定位方向,争取在下赛季开始前定下来。”

“这种风格定位……”白言飞皱了皱眉,“在霸图,你肯定会被粉丝无视的。”

想想秦牧云在隔壁cs的地位,对比一下这种定位,白言飞就在心里为秦牧云不值。

秦牧云倒是看得洒脱。

“管他的,能赢就行,爱看不看。”

TBC.

   
评论(1)
热度(39)
本质段子手猛男 特长吃米 rua!

一人也青/gbf四骑士路芬/p4主花/龙族楚路/p5喜多主/jojo乔西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