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雨·A·Zeppeli

【周叶】74138

大学paro 突然写paro.jpg

太平洋时间的520快乐诸君 爱爱着全职的你们 比心

周叶居然能写出这种文风 我自己是震惊的 大概选材太工科化了。

74138是译码器 就想表达叶修能理解周泽楷的话 结果写跑了。

n刷全职以后突然觉得方锐跟周泽楷的互动意外的有点萌

………………………………………………………………

1.

周泽楷第一次见到叶修是选修课。

专业拓展性质选修课人本来就少,周泽楷是记得班上有些什么人的,闭着眼睛都能说出谁在哪个座位。

叶修出现得很突然,快结课的时候才开始来的,大摇大摆在授课老师杀人的目光中走进教室,在边上找了个空座位坐下,趴台睡觉。

叶修正好趴在周泽楷的旁边,让周泽楷也被迫接受了来自全班的注目礼,惨遭池鱼之殃。

“叶修!”授课的冯宪君教授被气得不轻,“既然来了就不能好好听课吗?”

趴台的人抬起半个头,打了个呵欠,没精打采:“冯教授,你以为昨晚我是帮谁写教学用程序才通宵的,让我补会儿觉呗。”

“你在宿舍睡啊,教室还没那么好条件睡觉。”

“再不来我出勤率就能让我挂科了,学分不够要人命啊!”叶修又打了个呵欠,“不用管我,继续上课啊,知道我人在就可以。”

周泽楷听完对话,对邻桌投以高山仰止地目光。

这人就是传说中的叶修前辈啊!

G大信通学院的风云人物,成绩贼好,翘课熟练,电赛没拿一等奖那一定是因为他打游戏把比赛忘了,人生赢家四个字不过如此。

周泽楷这一看,果然是传说,跟院士级别的教授直接对呛不带丁点犹豫的,厉害。

“小同学你能外套借我用一下吗,冷。”叶修看了看正对着自己吹的空调,说。

周泽楷忙把收在桌面下的衣服递了过去。叶修也不客气,没管人认不认识,外套直接一披,又倒下去继续睡了。

周泽楷清晰地看到冯教授往嘴里丢了颗药。看药瓶好像是心脏病的药。

人道是叫醒一个沉睡的人比登天还难,要叫醒困劲上来敢放教授鸽子的传奇学长就更难。周泽楷直到第二节课上课了也没摇醒叶修,只能放弃回收外套。

那可是游戏周边限定的外套,周泽楷有点可惜。

2.

叶修确定下周泽楷这个名字只花了几小时时间。

虽然周泽楷自己不承认,但是他在系里绝对也是传说级别的。高到令人发指的颜值,系科创协会的会长,名声丝毫不低于叶修。

就是太腼腆,不爱说话,用方锐的话来说是闷骚。

“方锐大大,你跟小周熟,你帮我拿给他呗。”叶修把外套举起给同小队的方锐看了看,“我懒得找人。”

“行啊你,这件衣服周泽楷那家伙可喜欢了,怎么在你这?”方锐瞟了眼,认出来这是周泽楷那件限定周边。

“上课借来盖了一下,睡过头了,没还。”

这回方锐停下工作了,拿着烙铁转过来,一脸看八卦的兴奋:“队长,春天来了哦!”

叶修笑:“对啊,春天来了,方锐你再调戏队长小心我把你的口罩全丢了。”

“……老叶你太狠了。”

方锐其实有点过敏性支气管炎,一到春天柳絮纷飞的季节,对别人说那叫诗情画意,对方锐来说那叫杀人不见血,没个口罩出门可以咳成肺痨。

被威胁丢掉所有的口罩的方锐拿着烙铁朝叶修比了个中指。

“这次电赛预赛选题是什么?”叶修把话题拉了回来,“还有别把烙铁对着人,危险。”

“高通滤波,低通滤波,带阻。”

“跟以前一样,没点变化没意思啊!”叶修感叹,拉开旁边一张椅子坐下,“示波器还没修好?”

方锐直接按下了示波器开关,连按几个键,摊手:“坏着呢,找科协借吧。”

“那你去,顺便帮我把衣服还了。”叶修说,“反正你跟小周熟,同班。”

“擦,老叶你负点责任好不好,还队长呢,什么事都扔给我和苏妹子做。”方锐抱怨,“我不管,这次电路是我焊的,你去调试。”

“那我跟你换?决赛你设计电路。”

决赛命题通常是那种要在实验室蹲几天的,设计电路要求复杂,方锐虽然不服气,但是自认设计出来的肯定没叶修的优化。

而且耗时更多,规定时间内不一定能完全设计出来。

“你狠。”方锐恨恨地骂了一声,拿起电路板,朝叶修伸手,“给我。”

“什么?”

“衣服!!”方锐炸毛,“你不是让我还给周泽楷么!”

“噢噢噢,拿着。”叶修忙把外套递了过去,“交给你了,帮我跟他说一声,改天我请他吃个饭当回礼了啊。”

明明跟你组队参加比赛两年了你都没请我吃过饭。

方锐拿着电路板和外套离开的时候在心里骂了这个无良队长无数次。

3.

周泽楷在信通系信息发布群里找了很久才找到叶修的名字,拖出来,添加好友。

验证信息,周泽楷。

周泽楷十分朴素地把自己的名字打了上去。

过了十来分钟,叮的一声,验证通过。

“小周,什么事?”

“衣服收到了。”周泽楷打字,“示波器,可以暂时用科协的。”

暂时用,就是等叶修他们实验室的示波器修好了还得回去。科协不是周泽楷的私有财产,借给外部人员用他会长也挺多麻烦的。

叶修这点是明白的,科协门禁严,平时都是刷卡进出,周泽楷肯外借相当大方了。

他人原来也是科协的,自从前导员陶轩改革成门禁制度后直接退会,自立门派成立了兴欣工作室,靠着跟冯宪君教授的关系硬是申请到了单独实验室,配套设施还相当齐全。

他就是不喜欢科协那种管得太严的氛围。

“谢了啊,周末有时间吗?请你吃个饭。”

周泽楷看了看日历,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备注。

“运动会有项目。”而且是最累人的定向越野。周泽楷这两天在忙科协这学期经费申请的事,连最新的学校地图都没看。

“行,那你什么时候有空了记得跟哥说一声。”

有空?这次周泽楷是真的只能苦笑了。这个月的日历表排得极其满,实验,运动会,考试,电赛预赛,哪来的有空。

大二工科生,就一个惨字。

不过周泽楷还是发了个“好”过去。

“队长,在跟谁说话?”跟周泽楷同寝室加同队的江波涛探了个头过来,看到了周泽楷刚关上的对话窗,“叶修前辈?你们认识?”

“……嗯。”

“什么事?”

“借示波器。”

“兴欣的示波器还没修好?”江波涛倒是听隔壁袁柏清提起过。

袁柏清跟兴欣的乔一帆有点旧交,跟叶修又比较熟,知道不足为奇。

“嗯。”周泽楷点头,“有事?”

江波涛手里抱着笔记本,界面multisim12,仿真运行中。周泽楷一问,江波涛把笔记本放到桌上,点开万用表示数。

“仿真不对,帮忙看看问题在哪里。”

“去年电赛决赛题?”周泽楷看了一眼电路就明白了,“我看看。”

科协会长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论设计实力,周泽楷不比任何一个校内大神差。

4.

叶修万万没想到,他一个大三的老油条居然还被抓去出校运会观众。

系服设计者大概是脑子抽了,整个统一的红色色调,叶修穿上之后被同工作室的队友嘲笑了好久。

“你们就笑吧,等过两天通知全部发下来,有你们哭的时候。”叶修嘲讽,“尤其是老魏你,研一的,肯定跑不掉。”

魏琛刚刚笑得最欢。

不过魏琛到底也是老油条,没有因为叶修的话突然如临大敌,顶多是笑得收敛了一点:“那哪能一样,我们机电学院比你们信通有品味多了。”

机电学院的系服,蓝绿白三色,确实比信通正常多了。

兴欣这一实验室的,安文逸莫凡计算机学院,罗辑数学系,魏琛伍晨关榕飞机电,陈果人文学院,系服都比信通的配色好看。方锐苏沐橙乔一帆唐柔倒都是信通的,不过这几人跟叶修不一样,都是有比赛项目在身,根本不用穿系服。

说到底,要穿那么搞笑的系服的,只有叶修。

“行,你们笑,笑的时间每个人科创经费里扣。”叶修到底是掌控整个实验室的负责人,直接抛出杀手锏。

所有人立刻就止住笑了。

“老叶,我看你要不去报个项目呗。”方锐很殷勤地进言,笑容满面,至于笑容里有几分是想看叶修笑话的,大概只有方锐自己清楚。

“坚决不报。”叶修坚定不移,对自己体能定位十分明确,“说起来小周是什么项目?方锐你知道的吧?”

方锐跟周泽楷同班,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对这个工科大学颜值担当,大家都有几分好奇,齐刷刷地盯着方锐等下文。

“你们不用指望看他比赛了。”方锐说。

“没项目?不应该啊?”

“有,定向越野,你们谁看?”

定向越野,这个还真没法看。满学校跑,全程跑下来五点多公里,要看只能跟着跑,还不如直接参赛了。周泽楷估计也是怕被工科大学仅有的女生围观才选了这个不确定性最大的项目,哪怕跑下来辛苦点。

大家略微遗憾了一下,不能欣赏帅哥运动的英姿有点可惜,不过也仅此而已。

倒是叶修多关注了一点:“什么时候比赛?”

“周日下午两点半,怎么,老叶你真要去看?”方锐有点惊讶。

“就问问。”叶修随口回答,低头想着什么,然后拿起桌上的记事本,写了点东西。

周日2:30,字迹潦草,看着像鬼画符。

这几个字当然没逃过在叶修身后的魏琛的眼睛。

“有情况,有情况啊!老叶你老实交代,你跟那个周泽楷怎么回事?”

魏琛唯恐天下不乱地开始怪叫。

方锐反应慢了半拍,经魏琛这么一喊也想起来之前周泽楷把最喜欢的外套之一借给叶修的事,立刻跟着火上浇油:“就是,交代情况!”

“呵呵,哥有必要跟你们解释?”

确实没必要解释,就算叶修自称跟周泽楷交往,也不会有人信,这两人也就起哄而已。

5.

周泽楷看到叶修问他跑完定向越野大概有多长时间后才想起自己又忘记去走学校看地形了。

不过定向越野再怎么改计时点,总路程也差不多长,除去十几个打卡点的减速时间和看地图找打卡点的时间,二十来分钟足矣。

周泽楷根据自己平时长跑的速度估计了一下,回了个二十六分钟左右。

“那我二十分钟左右去终点等你啊。”

周泽楷很不解。他跟叶修就见过那么一面,之后有时q上联系,他十分想不通叶修过来干嘛。

不过当前最重要的是熟悉学校翻新的校区。周泽楷默默打开从学生会的喻文州那边要过来地图,走出门,踩点。

与其说定向越野是考跑的速度,还不如说是看谁会抄小路。

一边走周泽楷一边就在想,叶修前辈应该相当熟悉校内各种小路,毕竟是以逃课闻名的人。乖宝宝典型代表的周泽楷难得羡慕了一下叶修这个技能,他走遍了整个学校才勉强记住了几条近路,跑起来的时候估计又忘了。

周泽楷最终还是放弃了抄小道的心理,决定以速度取胜。

如果记路线跟设计电路一样简单就好了。

周泽楷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去会被全信通学院的学生打死。

周日下午天气说好不好说差不差,阴天大风蓝色预警,吹得人睁不开眼。风大对于跑定向来说不是件好事,风吹地图哗啦哗啦地响,基本别想一边看一边跑了。

周泽楷粗略地扫了一眼地图,打卡点绕学校八字形分布,心里大致有了数,同一批出发的计时器一响,毫不犹豫地朝一个方向跑去。

“小周跑得挺果断的。”

起点边上一身红的叶修压低了帽子,跟旁边的人说着:“看到那几个没,在广场上转了好几圈了,真逗。”

“没踩过点的都这样。每年真的跑下来成绩有效的基本就一半多点。”喻文州看到这种现象,很无奈地摊手。

“你们体育部不也管管?”

“太难了。”喻文州摇头。

这种凑数混加分的参赛学生会早就想管了,奈何这真心管不了,也有认真跑的没在规定时间内跑完,用有效成绩来界定,太难。

叶修看周泽楷已经跑得不见影了,跟喻文州打了声招呼:“那我先走了,会长大人加油啊。”

“其实我还是不懂你来看什么的。”喻文州说。

“你不是来看你们体育部郑轩的么,彼此彼此而已。”

“周泽楷?”喻文州大概猜到了叶修的来意。

叶修没有回答,挥了挥手转身离开:“我去买水,一会儿终点见。”

奇了怪了,叶修不是一向跟科协八字不合么,怎么会跟周泽楷扯上关系了。喻文州看着叶修渐行渐远的背影,若有所思。

“压力山大,叶修学长居然跟周泽楷有一腿。”

郑轩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朝叶修离开的方向张望着:“徐景熙知道了应该又会写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压力山大啊!”

“好好跑,别带头偷懒。”喻文州看了郑轩一眼,淡淡地说。

他就是猜到郑轩道中可能会划水才来看的。学生会的人带头划水,传出去影响不好。

“唉,大三了居然还要跑,压力山大。”郑轩一边小声叨念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6.

周泽楷预想中定向跑完是没人来接自己的。

江波涛有实验,方明华要去给女朋友加油,杜明跟着方明华跑去看唐柔,吴启和吕泊远都是同时段有项目的人,孙翔则是被转系前同班的邱非约去单挑羽毛球了,算下来根本不会有人有时间。

其实也是大家相信以周泽楷的体力,跑完不至于站不稳走不动,也就没把接周泽楷放在第一位。

当然这要除了孙翔,孙翔是个听到单挑什么都忘了的中二病。

当周泽楷看到一身红彤彤的叶修站在终点朝他挥手的时候,不知怎地就突然来了劲,提速,冲到终点,打卡。

叶修迎了上来,递过手里的健力宝:“辛苦了,慢点喝,别水中毒。”

“嗯。”

周泽楷接过健力宝,抬腿想上台阶,突然感到腿下一个趔趄,险些往前扑倒。

最后的加速负担有点大……

叶修没想到周泽楷会突然站不稳,慌忙架住周泽楷的手臂,往背后一搭,另一只手绕过周泽楷后背搂稳了腰,勉强架起周泽楷。

“能走吗?歇一会儿?”

“没事。”

周泽楷摇摇头示意自己没问题,拉开易拉环咕咚咕咚猛灌几口,溢出的水顺着下巴流过喉结,看着说不出的性感。

跟周泽楷亲密接触的叶修没忍住咽了口唾沫。

男女通杀。叶修对周泽楷有了新评价。

“去看成绩。”喝完水周泽楷稍稍缓过来了点,靠叶修的支撑往成绩打印处挪过去。

事实证明周泽楷对自己的判断十分准确,二十六分四十三秒,在有效成绩内排进前三绰绰有余。

厉害。叶修咂咂嘴,这才是真正的信通第一人啊,成绩好长得帅,这种条件自己也有,但是周泽楷的体育能甩他几条街,真正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好学生榜样。

“厉害,小周果然强。”

“……嗯,前辈,也是。”

十分没营养的商业互吹。也不知道周泽楷说叶修厉害在什么地方,怕不是说敢穿着这么红的系服满学校走,下限丢得有点厉害。

“现在回公寓?”叶修问。

周泽楷点点头。定向跑完全身都是湿的,衣服被汗粘在身上,感觉很不好,他想回去冲个冷水澡再换件衣服。

“你住七公寓吧?送你回去?”叶修依稀记得方锐是七公寓的,同班的周泽楷应该就住他旁边。

“是。”周泽楷这会儿体力恢复了一些,挣脱开叶修的手,“不用。”

“一会儿一起吃个饭?我请你,说好了的。”

“……借衣服的,回礼?”周泽楷还记得方锐跟自己说过。

“你可以再加上借示波器的回礼。”

“那,不够。”周泽楷这会儿心情很好,难得地开了个个玩笑。

“可是哥现在是个穷光蛋啊,”叶修装模作样诶叹口气,“不够的话只能以身相许了。”

周泽楷笑了出声。叶修前辈,太有意思了。

7.

校运会之后叶修跟周泽楷渐渐开始熟悉起来。当然作为两大科创组织的boss而有的工作性接触比较多。

但是跟叶修熟一点的人都知道这不正常。比如说黄少天,比如说袁柏清,比如说喻文州,比如说王杰希。

这四人分属学生会和团委两大互相看不顺眼的组织,对叶修和科协那种不对头的感觉是体会比较深刻的。

“叶修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打算跟科协握手言和携手并进?我起床的方式不对?”袁柏清很不解。

王杰希大小眼一瞪,吓得袁柏清立刻低下头,继续做团活经费报表。

“应该是暂时性的,电赛预赛过了就好。”王杰希想了想,得出一个比较靠谱的猜测,“或者你可以去问问他。”

袁柏清立刻打开通讯录开始找叶修。

学生会那边态度跟团委公事公办的猜测完全不同,毕竟这边是有人亲眼见到叶修专门等周泽楷跑完比赛的。

“不行不行不行我一定要问问老叶!会长你别拦着我,这不问我集中不了精神干活的!会吃不好睡不香会长你忍心你可爱的部员活的这么惨吗!”

“少天你冷静一点。”喻文州很无奈地拉住在办公室里大吵大闹的黄少天,随时防止这家伙失手打碎东西。

“徐景熙又更新部落格了。”玩手机的郑轩抬起头,“压力山大,你们不看看?”

“给里给气的,不看。”

“附议。”

“反正肯定是叶修跟周泽楷相杀到相爱的给文,我是直的。”黄少天给全会人的发言做了个总结。

“徐景熙你真的不是给?”李远再次提出了这个已经让学生会疑惑了很久的命题。

“不是。腐不等于给!”徐景熙抗议。

“我去问问。”喻文州叹了口气,知道不问清楚这个学生会是别想认真工作了。

过了一会儿,袁柏清和喻文州同时收到了叶修的回复。

“帮小周上课呢,有事一会儿说。”

8.

周泽楷是临时收到实验室负责人的通知要外出采购一波物品,叶修想起兴欣的部分阻值电阻也用得差不多了,就托周泽楷帮忙带多一份回来。

作为交换,叶修要去帮周泽楷上这个时间段的选修课,然后找时间约周泽楷出来把笔记给他。

朋辈心理辅导,叶修一边抄考试重点一边感叹,周泽楷居然来上这课,以他的口才,大概上了也是白上。

这节课是临结课的最后一节,课间老师点了名,叶修厚着脸皮帮周泽楷答了到。老师是人文学院的,对工科这边的风云人物不熟,被叶修蒙混过关过去,然而叶修还是感受到了不少异样的目光。

知道周泽楷和叶修的学生不在少数。

哥的一世英名全被毁了啊!叶修缩在教室最后一排的电脑屏幕后方,心情复杂。

下课之后叶修正好碰到往科协走的周泽楷。

周泽楷和江波涛一起出去的,两个人手上都拿着大袋的东西,见到叶修之后打了个招呼。

“前辈。”周泽楷从袋子里翻出一大包电阻,“1k、5.1k和2.7k的电阻。”

“哦,小周,谢啦。今晚出来一起自习吧,我把考试重点给你画一下。”

“那前辈现在?”

“回实验室。”叶修没忘记关榕飞那个科创疯子已经在他耳边吵没电阻吵了很多天了。

“哦。”周泽楷点点头,“晚上见。”

“晚上见,你和小江去忙你们的吧!”

“你真的跟叶修前辈很熟啊!”江波涛感慨。周泽楷也就在熟人面前话能稍微多一点。

“嗯。”

周泽楷看了看室外,阳光好得有点过分,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

9.

一学期过得很快。期末考试考完,很多该回家的学生都回家了,留校生被强制赶到同一个公寓住,学校里学生主要活动区域空荡荡的,往来的人基本都是居民区的大妈。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一学期结束了,但是对于小部分人来说,真正辛苦的噩梦旅程才开始。

电子设计大赛的复赛就在期末刚结束这个时间段。像科协,很多人已经开始紧张地准备资料和元件,包括接下来比赛几天吃的干粮。

做设计的时候想出门吃个饭,那是浪费时间。

包括叶修和周泽楷在内,实验室里都已经放置了大箱大箱的泡面肉松饼之类的东西,还有几条薄被子和枕头,基本上是准备24小时蹲实验室不走了。

“小周,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叶修还不忘抽空问了一句。

“万事俱备。”

过了两天,比赛开始,实验室都忙碌起来。赛程三天,在三天内完成对规定选题的设定与制作,三天后交作品,验收。

这时候兴欣内部没人吐槽叶修没个队长样了。超高强度的脑力劳动量,写过的草稿纸跟雪片一样堆得满桌子都是,电路设计下来胡渣也长出来了,眼睛因为熬夜而充血,脸上写满了睡眠不足。

“没大问题了,开始电路排版和焊接。”叶修在最后一个数据核对无误后,下达指令。

“是!”

所有人应了一声,找元件的找元件,收拾的收拾,开始一轮新的忙碌。

安文逸罗辑和叶修同时松了口气,咸鱼一样摊在了椅子上。设计阶段他们主要负责建模写代码和设计电路的是最辛苦的,主体思路是大家一起想,实际上细节更正和实际排布还是他们在做。

真累啊!叶修望着满桌的草稿纸,感慨。

也不知道小周那边做成怎么样了。

如果不是比赛期间断网断与其他参赛队伍联系,叶修会第一时间上q问,哪怕知道周泽楷大概没时间回。

周泽楷这边实际上进度也差不多。周泽楷和江波涛负责主体电路设计,方明华程序写入,这会儿刚完成设计工作,躺的躺趴的趴,累得没个人形。

终于做完第一步的周泽楷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装在实验室外的信号屏蔽箱,有些低落地偏过头。

好想跟前辈联系。

10.

三天转眼就过去了,在实验室里连续蹲了三天的人走出实验室,看看室外灿烂的阳光,仿佛得到了重生。

活着真好啊!大部分的人都有这样的感慨。

上交完作品,叶修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不远处的周泽楷。

一向注重仪容的周泽楷在实验室里蹲了三天,形象比以往多了几分凌乱,刘海略微遮住了眼睛,衣角有些褶皱,短短的胡渣也长了出来,明显能看出这三天没打理。

周泽楷也看见了叶修,眼睛顿时一亮,快步走了过来,直接给了叶修一个熊抱。

“前辈。”

“好了好了快放开,这么多人看着呢。”

周泽楷在叶修肩窝上蹭了一下才不舍地放开,问:“前辈选题?”

“选题四,差点没赶上,昨晚赶得不行。”跟周泽楷熟了,叶修现在也能理解周泽楷短得过分的话,用他的话来说,译码电路已经排好了,可以直接输出结果。

“厉害!”周泽楷很服气地惊叹了一声。

选题四他本来也想做的,但是设计上出了点问题,软件元件库缺了件,想了没一会儿就放弃了,改做难度低一点的选题三。

听到叶修他们小队居然按时完成了选题四,是真的非常惊讶。

“行了,快回去洗个澡,今晚两队人出来吃个饭庆祝一下。”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外面撸串,我请客。”

“好!”

周泽楷离开之后,兴欣全实验室都拿怪异的眼光看着叶修。

“你们到底什么情况?”一向冷静不会多想的安文逸终于忍不住问了。周泽楷的举动实在不能让人不多想。

叶修想了想:“大概,三天没联系,有点激动?”

“队长的春天果然来了。”

“啧,居然被攻略了,可怕。”

“今晚是喜酒吧?”

“我看没准是。”

“女性公敌啊这家伙。”

“靠。”叶修听到对话翻了个白眼,“你们这些家伙想象力真丰富。”

“老叶你等着吧,今晚周泽楷那小子八成会表白。”方锐猥琐地笑,“不表白算我输。”

兴欣跟周泽楷平时接触最多的,是方锐。毕竟同班,一起上课。

最清楚周泽楷喜欢上叶修的,也只能是方锐。

11.

“叶修前辈,我喜欢你。”周泽楷脸上有点微醉的红晕,“可以,在一起?”

方锐在一旁吹着口哨,一脸“你看我就说过”的表情,幸灾乐祸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烤串,啤酒,起哄的队友,告白的人。

叶修觉得自己大概还活在梦里。

“答应他!答应他!”方锐用筷子敲着杯子,带头在旁边呐喊。魏琛是唯恐天下不乱地跟着起哄,慢慢的,连以江波涛为首的一队人也开始跟着喊了。

“答应他!”

也算是对自家队长的了解,这两人之间关系的升温大家都看在眼里,潜移默化中已经把这两人当一对了,就缺个确凿的告白。

啧,豁出去了。叶修一咬牙,拿起桌面上快见底的啤酒,一口气喝到底,重重地把杯子拍在桌面上:“好!”

噢噢噢哦哦!!!!众人欢呼。周泽楷更是开心地直接抱起叶修转了个圈。

“别转别转,我晕。”叶修急忙阻止。

周泽楷很听话地把叶修放了下来,不过抱着叶修的手没放开。

“到底谁给小周灌的酒?”叶修看着周泽楷桌面的空易拉罐,就知道肯定有人在搞鬼。以周泽楷那么腼腆的性格,公开告白,说他没喝醉谁都不信。

方锐嘿嘿一笑,头埋了下去,深藏功与名。

“前辈,亲一个。”

叶修越发确定周泽楷绝对喝醉了。

“小周,少喝点酒。”

“亲一个。”周泽楷不依不饶。

望着周泽楷略长的睫毛,叶修还是没人下心拒绝。

这次全是真的栽了。叶修在心里长叹。

fin.

2017-05-21
/  标签: 周叶
10
   
评论(10)
热度(73)
本质段子手猛男 特长吃米 rua!

一人也青/gbf四骑士路芬/p4主花/龙族楚路/p5喜多主/jojo乔西乔